菅田yuki

竹马Y2大山田修罗场左菲映an 吴岛兄弟 蕉橙

一篇水仙

是错觉吗?

他醒来后便发现自己正身处于原本属于的世界中,那不愿回忆起的昨日的天空灰暗得仿佛随时要下起雨一般,而腿部的隐隐刺痛似乎是唤醒他知觉的真正原因.

他来到了过去,海东纯一还未曾叛变的时候.


还好,diend手枪和卡片都在身上.

海东大树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这些的确是发生的真事,尽管现在的他宁愿吃下一只海参,或是说逼着门矢士吃掉.

不...起码士也不在这里.他靠着墙勉强地站起了身,跌跌撞撞地往外边走去,村子里的人似乎没有看见他,只是匆匆地从他身旁擦肩而过.然后在不远处好像有什么响声,把他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恐怕是哥哥的那两个朋友.


[把那个东西给我]

海东大树很有耐心地对他重复了一遍,宝物小偷露出一副十分委屈的表情,把那把用来变身的手枪藏到了背面.

[只有我才能命令我自己]

刑警沉思了一会,要是承认这个假面骑士是未来的他,就也成了这个世界的不法分子了.不管如何也不能与假面骑士划上等号.

[这个很危险,也许会危及民众]

[而且,你刚刚也用它变成骑士了吧?]

他一步步靠向自己,未来的diend也一步步向后退去.麻烦的家伙,海东大树嘁了一声,用余光瞟向身旁不断冒出的枝叶,最后在刑警靠近自己只有一尺时站住了脚.

操控怪人袭击两名骑士,和在刚才与他照面的也是,海东大树,那个愚昧的过去.

[是又怎么样?]

他回答,刑警紧抿着嘴,面露难色地望着自己.

[我可不想给自己的双手戴上手铐]

[那你就试试吧.先提醒一下,在你面前的可是从未失手的宝物大盗呢,大树]


翔菲-[two]

 夜色已经暗了下来.

 翔太郎能够感受得到窗外来自城市的风在吹拂着自己,于是在这个昏昏欲睡的夏天,连他的思绪也跟着一起飘散开来,飞往远处,绕着风都的风车旋转了一圈又一圈.

 [命运啊]  他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在工作之余仔细斟酌起这个词语.

 开始之夜和命运之子的相遇后,他也没想过两人羁绊会愈来愈深,最后到菲利普的消失,这个人对自己的存在居然已经不是一般话语能形容的关系.如果说这都是命运的安排,还不如选择不去相信.

 为什么呢.

 就算是真实的自己也无法知晓到.

 [不过你现在在哪里啊 菲利普]

 自我欺骗也罢, 仅存着最后一丝希望对翔太郎而言也是好的 . 要是有一天,他思索到,打个比方,要是有天菲利普会突然从事务所里跳出来,说着其实我没死你们全被我骗了一遍然后取笑着他们,假面骑士W就可以再次复活,也不用现在总是多愁善感地又一次想起自己是一个人的假面骑士joker了.

 他摇摇头,似乎是想嘲笑自己的可笑想法似的轻笑出声.什么嘛,这时的自己也一点也不像个硬汉.所以总被说是个半吊子啊,他想,又有什么关系呢,无论是什么样的我,菲利普都会全盘接受.

 就是因为这样才不想与搭档分别,直到最后也想不在那个人面前哭泣,可是结果却是两个人都哭了,强忍着泪水还在对自己说着[没关系]的菲利普在那一刻还是没有抑制住.

  想要对相棒倾诉的言语已经和茫茫大海的漂流瓶言语不知该往何处漂泊,曾经两个人的夜晚成为了永恒.现在再这么想下去没什么意义了,比起继续不舍,还有很多需要珍惜的一切,过去,现在,还有未来.

 可是没办法啊,我一直在等待着能够笑着说出这句话的一天呢.

 [欢迎回来,菲利普]

 不会再哭泣的那双眼睛,和所有的思念就能宣泄而出了.

 流出的曲调也不再悲伤.